华人德语培训中心     Fahrschule Rainer     
查看 RSS Feed

裴殷裴殷

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

为这篇文章评分
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

《西游记》第十五回 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













《西游漫注》第十五回



























(8)道理是一层比一层更高尚的


这起初的阶段里,三藏和悟空在一起,总是被悟空给对比的很弱智。可是这是因为跟孙悟空对比造成的相对的弱智。可以说,如果把三藏放在我们的常人社会中,你肯定不会认为他智商有问题,相反,他会在人们中显得很正常,并且心思细密,善于推理。
你看那龙子抢上来的时候,悟空慌忙中丢掉行李,把三藏给抢了暴走而去。悟空反应之快,速度之迅疾,让这三藏的神经末梢的感觉还没有来得及传达到大脑的时候,悟空已经把他放在高高的山顶上了。这三藏估计也就是眼睛一闭,天黑了,这眼睛再一睁,龙也没了、马也没了,潭子、山路,什么都没了,就只看见天空上那红红的大太阳、蓝蓝的天、徐徐的风、……,三藏眨巴眨巴眼睛,半天反应不过来怎么眨下眼皮就到了这山丘上了。我打赌,三藏生平从来没有以如此迅疾的速度移动过。我还敢打赌,如果这事儿发生在现在的你身上,你一样会坚决的告诉自己在做梦。这辈子从没见过的怪事儿发生的时候,没有人会马上认为是真的。就像有人忽然告诉你,你相信了几十年的那个啥的一直在骗你、没有一件事情没骗过你,你几乎百分之百的会毫不犹豫的跳起来维护你自己现有的观念:你这是恶毒攻击某某啥。
突然发生这么样的灵异事件,看那悟空一点没有流露出惊讶的表情,三藏心中很不爽,这时候他需要别人给他“刚才发生的是小概率事件,很荒谬很奇怪很不应该”的态度来赞同他的心理感受。可是悟空情绪稳定的样子,让他情绪开始不稳定了。于是就跟悟空开始抬起杠来。不得不说,在常人中,三藏这种自然而然的心理反应,是非常符合一般人的心理规律的。
按照我的理论,人的心理就是一个杠杆儿。怎么说呢,就是判断一个人的内心,从他外在最露骨、最醒目的表现来判断。如果一个人表现的非常突出的自尊,那他心里一定隐藏着极其的自卑。如果一个人非常在意面子,那么他一定经常背地里干不要脸的事情、或者经常想不要脸的事儿。如果一个人整天说强烈反对、强烈抗议、愤慨、激烈谴责这种刚性话语,那不用说,他内心一定已经脆弱得别人眼睛盯他一下都会刺得他浑身哆嗦。极端的外在+极端的内在=0。这就是孔夫子发明的中庸学说的真谛嘛。如果一个人心里不平衡了,就会通过几个固定途径来试图恢复自我平衡,一个是通过手脚努力、一个是通过嘴巴的努力劝说别人、一个是通过嘴巴的努力来劝说自己。
这发生了如此奇怪的事情,那三藏就要拼命运用已有的常识、已经掌握的规律、来推测了。他首先推测的就是孙悟空的话。悟空打个唿哨,跳在空中,火眼金睛,用手搭凉篷,四下里观看,更不见马的踪迹。按落云头,报道:“师父,我们的马断乎是那龙吃了,四下里再看不见。”三藏一听,就听出悟空说话的常识问题了:“徒弟呀,那厮能有多大口,却将那匹大马连鞍辔都吃了?”。是呀,多大嘴巴吃多大东西,这东西即使没有尺子量,用眼睛一打量不就知道了嘛。方才那龙刚窜上来的时候,三藏明明记得那厮脑袋也不过斗来大小。以三藏的瞬时记忆能力和聪明才智,他马上就能推算出来:那龙就算想一口吞掉自己都有点困难,顶多是一口一口的吃。想吃我那高高大大的马儿,哼,你就费老劲去吧,首先你不得把鞍辔解掉?首先你不得细嚼慢咽?这才刚多大会儿功夫呀,那龙断然是来不及吃马的。
通过常识的判断已经明确了,于是三藏要表现一下自己作为师父的水平,就开始运用逻辑推理来指导悟空了:“想是惊张溜缰,走在那山凹之中。”嗯,是的,如果那孽龙来不及吃马,那马儿又真的没了踪影,应该不会凭空消失,那么一定是马儿跟我们一样惊慌,然后就一头扎到山坳中躲避去了。啊!三藏的逻辑和思路,有任何问题吗?不够理性和清晰吗?正因为三藏的思路,放在常人社会中是决无问题的,那么三藏就很愉快的开始指导孙悟空的工作安排了:“你再仔细看看。”
孙悟空没有攻击三藏正确的逻辑推理,也没有指出其实是三藏的常识在这里已经不成为常识。悟空给三藏提供了另一个三藏绝对无法想到的也根本无法驳斥的论据,那就是他自己的眼睛之厉害:“你也不知我的本事。我这双眼,白日里常看一千里路的吉凶。像那千里之内,蜻蜓儿展翅,我也看见,何期那匹大马,我就不见!”
既然三藏的逻辑很优秀,他又这么聪明,自然一听就知道悟空的反对论据彻底击溃了他的常识的不完整和不普适。这说明什么?说明三藏在世俗中形成的常识,是无法在更高境界中成立的,这就是三藏的很多话儿看起来荒谬可笑的最根本原因。并非他的智力问题、也不是他的品德有瑕疵,他的反应、他的思考,都是基于过去的常人中的既有的基点的,这正是一个常人走向修行走向更高境界中所要一点一点的改正的。
但是谁也一口吃不成个胖子的,三藏被悟空击中思想的要害,顿时觉得这世界观都坍塌了一样的,慌张、绝望、山穷水尽的悲观笼罩了他的内心。他马上又陷入了常人的推理思考模式:“既是他吃了,我如何前进!可怜啊!这万水千山,怎生走得!”是呀,既然马儿被吃掉了,那我这双脚丫子哪里能走的到西天那么遥远的地方嘛。并且这荒山野岭的,恐怕死在这里都没人知道。
三藏不知道,那龙也是上界神灵,吃个再大的马儿也不成问题,物质到得他嘴巴里,自然就变小了。上界的物质大小是神灵们可以随意控制的。三藏也不知道,人走到绝境,都是自己的思想到了绝境,天地间没有绝境。尤其是修行人,所有的山穷水尽的绝路,都是随着修行的心随时会变的。在悟空的层面上看三藏,就跟三藏的境界中去看跟观音菩萨讨价还价佛祖袈裟的愚僧一般无二。
可是悟空到了菩萨面前,一样被菩萨给衬托的非常傻冒。菩萨着揭谛唤他来。那揭谛按落云头,不经由三藏,直至涧边,对行者道:“菩萨来也。”行者闻得,急纵云跳到空中,对他大叫道:“你这个七佛之师,慈悲的教主!你怎么生方法儿害我!……你弄得我好哩!你既放我出来,让我逍遥自在耍子便了;你前日在海上迎着我,伤了我几句,教我来尽心竭力,伏侍唐僧便罢了;你怎么送他一顶花帽,哄我戴在头上受苦?把这个箍子长在老孙头上,又教他念一卷甚么‘紧箍儿咒’,着那老和尚念了又念,教我这头上疼了又疼,这不是你害我也?”
悟空的话儿,无论在悟空的层面,还是在悟空以下的每一个层面上来说,都是非常正确的。为人好,肯定就是让人愉悦、幸福。为人恶,那就是叫他吃苦受罪挨折磨。害人就是剥夺人的幸福、抢夺别人的资产、让别人痛苦。那按照下界的认知,菩萨真的是在害悟空呢,而且呢铁证如山。可是你听听菩萨在更高境界中的解释,你就知道了,菩萨绝对是为了保住孙悟空的性命,而且用的是他们能用的唯一能保住孙悟空、并且能保证悟空修成正果的最好办法了。
如果是下界人害人,会让受害者脱离正常的人生轨道、福分被剥夺、轮回业报全部受到阻碍和干扰。可是菩萨的方法,却是让孙悟空排毒一样,一点一点的把孙悟空体内的那些控制他的毒素给排出来。排毒的过程,跟常人中受害的感受是一样的那种痛苦,可是结果却是完全相反,一个是死,一个是生。






(9)从上往下怎么看


那或许有人会觉得,既然悟空从上往下看三藏,跟三藏从上往下看愚僧一样,还有跟观音菩萨对比起来,悟空也显得幼稚可笑,那么,佛祖菩萨度人还有什么意思嘛,一帮子傻子看着就闹心,度他们岂不是自讨苦吃?并且,把一群傻子度上去,能算是什么慈悲么……
其实这种想法,的确是绝大多数神仙的想法,他们看我们人类,即可怜、又蠢不可及、傻的直冒泡。所以呀,古往今来,来在这个世界度化众生的佛,也就那么寥寥几个。就是算上所有直接参与的神仙,跟整个神仙群体比起来,那数量也是小的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当然了,神仙们比人类要高尚的多,有神仙度化人,很多神仙都愿意帮一把,但是人家顶多是侧面的间接的帮一下,主动来度化顽愚人类的事情,几乎没神仙愿意。为什么?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跟他们认为人类应该具备的智商和道德水平相比,现实中的人类实在是太烂了。
先说疥癞僧如何看待那市井愚僧。暂且以疥癞僧来代表俗世中高尚之人,比如真正踏上修行求经路途的玄奘先生。如果你知道,这市井愚僧根本就没搞懂为何修行,他完全是俗世中的民众一个,他只知道谋生、幸福的活着,不杀不抢的、只是习惯于耍弄点小伎俩骗吃骗喝占便宜而已。这种人,可以说是非常多现实中民众的经典形像,而且,放在世俗社会的底层中去,他们的确是被看作精明人的呢。当然,稍微有点眼界和涵养的人看他们,都会认为他们这种没什么出息的精明,只不过是傻奸之辈,奸仅占十分十分之一、傻到是占了九成九。看着他,可怜的成份远大于憎恶的成份。这种人,自以为聪明无比、贼奸溜滑的,实际在周围人的眼中是露骨的愚蠢,算计别人、坑害别人,往往到头来先把自己骗了、钻进了自己挖的坑。菩萨看着这俩猪仔一样的和尚,还不够可怜的呢,哪里会跟他们计较。
也就是说,在高一些境界的人看他们,知道他们这个档次的人也就是这样的生存状态,他们遇不着正法、也没有那个根基、没有那个聪明才智,没那么多的福分,这种人是一类人,也是上天给他们开创了一种生存空间。这是他们的笨,但不算是他们的错,因为在他们这个档次,这样才是正常的,也算是合情合理。
同样,在悟空的境界看三藏,本来也应该有这种同情和悲悯的,就算他看不起三藏,起码也应该心平气和的跟三藏讲讲道理嘛。一个下界的人突然来到高境界,他免不了的俗气,应该给他时间给他机会慢慢的去。你看就算三藏经过悟空的开导明白了上界跟下界不同,他一下子还是不能马上就转过弯来。听闻是落伽山山神、土地,蒙菩萨差送鞍辔给他,他慌得掉落马下,连滚带爬的
趴在地上捣蒜一样不计其数的磕头。悟空不但不磕头,还讪笑于他,悟空说自己为什么不磕头:“你那里知道?像他这个藏头露尾的,本该打他一顿;只为看菩萨面上,饶他打尽彀了,他还敢受我老孙之拜?老孙自小儿做好汉,不晓得拜人,就是见了玉皇大帝、太上老君,我也只是唱个喏便罢了。”悟空的神通和能力他已经充分见识了,悟空都解释到这个份儿上了,这三藏就还是俗里俗气的责怪悟空牛皮吹破天:“不当人子!莫说这空头话!”
其实从上往下看三藏,他的逻辑一点没有问题,在他的层面,他完全可以算作一个理性的、正直的、有礼的、坚毅的好哥们了。菩萨、护法神他们看待三藏,就是这样的、从符合三藏已经到达的境界上来看待三藏、从比他稍高一点的层面境界来要求三藏。那么悟空之前冲着三藏发火说脏话,真是算悟空没教养了。他怎么责骂三藏呢?“师父莫要这等脓包形么!”“你忒不济!不济!又要马骑,又不放我去,似这般看着行李,坐到老罢!”纵然悟空说的都是真知灼见,对三藏说真话、很坦荡的说真话。但是悟空这样斥骂人,就算放在一般常人中,也算是没教养的了。何况这是他的师父,他这么斥骂,实在是“不当人子”。
按道理,悟空作为徒弟这么骂三藏、非常之不道德,三藏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念念紧箍咒,来教训教训悟空,给他点颜色瞧瞧,给他点苦头尝尝。但是这次三藏表现的还算挺有肚量的,他没有跟悟空戗戗,也没有生闷气,他忍住了。因为什么?因为三藏还是有自己的涵养的,还是懂的遇到魔难先看看自己是否真的有毛病的。到是这个时候,那六丁六甲等护法神看不过眼,开始直接跟悟空沟通、替他们解围了。
而当悟空遇到菩萨,就毫不遮掩的直抒胸臆,指菩萨害自己,其实一方面是不满,一方面是困惑,需要菩萨解惑。菩萨就根据悟空的接受能力、直接告诉了他答案、解开了他的困惑。虽然悟空急躁粗鲁没教养,但是他悟性极高,他修行路上需要悟的很少。你看这么大的困惑,菩萨几句话就能让他豁然开朗,跟其他人比起来,他修行就这么容易。跟三藏比起来,人家十辈子才能完成的修炼路程,他也就是这十几年的光景就走完了,并且这十几年,还基本上都是被其他人给拖累着,不然应该会修的更快。
通过这个对比分析,你就知道,每个人每句话的里面,同时包含着他的优点、也包含着缺点,所以从高境界看人,不会一刀切,会分的很清楚你同一件事中的是和非,并且你所在的档次,人家都会考虑在内,绝不会粗鲁的给你一个简单粗暴的结论。你的优点,你的既有成果,人家给你充分的承认和保护,你的缺点,人家也是考虑你的接受能力,一点一点的给你创造机会让你认识、让你面对、让你改正。
这一路走来,才两三个月,三藏修行求法的修行路上,所见的所遭遇的,都是惊心动魄的、生死存亡的可怕事儿,再也不是他坐在庙里打禅闭关这么轻松的,动不动就是打啊、杀啊的,对他来说真是惊心动魄,你要知道,他原来以为的修行和慈悲,就是走路连蚂蚁都不敢踩、点灯连飞蛾都怕烧的,可是这突然遇到的都是剧烈的生死之事,你就想他该有多么大的思想冲击吧!什么是真正的善、什么是修行人的慈悲,我想,三藏应该有了全新的认识了,那必是
超越俗人认识的、俗人所无法想象的。
而悟空呢,这本来习惯了打打杀杀的狠角色,忽然就不能随便打打杀杀了、也忽然遇见了一个伤一个蝼蚁都要纠结半天的师父,他也会非常困惑、也会开始重新思考,什么才是真正的真,什么才是真正的善与恶,慈悲这种词儿,在悟空的字典里,一直只是个字面的词儿呢。从今往后悟空就不会过去那样了。
所以,冬藏潜龙、经过这一关,这三阳开泰,乾卦完备,师徒二人都焕然一新、进入早春了。
【第十五回完】




章回博客




播器库

确认「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到 Digg 确认「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到 del.icio.us 确认「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到 StumbleUpon 确认「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到 Google 确认「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到 百度搜藏 确认「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到 QQ 书签 确认「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到 雅虎收藏 确认「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到 饭否 确认「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到 365Key 网摘 确认「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到 天极网摘 确认「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到 POCO 网摘 确认「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到 和讯网摘 确认「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到 做啥 确认「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到 i2Key 网摘 确认「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到 搜狐网摘 确认「蛇盘山诸神暗佑 鹰愁涧意马收缰」到 Technorati

标签: 编辑标签
分类
未分类

评论